成都鋼材價格聯盟

僵尸老懶的三年輪回

老戴論財經 2020-04-29 16:30:06

文/老戴


  有這么一家企業。


  三年前它高調宣布:投入巨額資金對自有三大生產基地進行全面技術改造,將建成十條世界最先進的現代化特殊鋼生產線,其生產的特種鋼材可建造潛艇、火箭。三年后,將完成特鋼品種在高端市場的新布局,形成國防軍工和高科技領域達國際一流水平的全國最大特種鋼生產集團。


  當年領導關懷、媒體寵愛、銀行支持。新生產線開建那天,鞭炮喧天、鑼鼓齊鳴。他們仿佛已經看見,三年后將有一個全世界最先進的特種鋼生產集團屹立在世界東方。那將是行業的奇跡,更是祖國的驕傲。


  三年到了。


  于是這家企業的黨委書記兼董事長上吊自殺;企業發行的七期共計48億元短期融資券連環違約無法兌付,開啟我國地方國企債違約先河,并被最高人民法院多次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從這個角度來看,它也算創造了一個行業第一。


  這家企業叫東北特鋼,遼寧省國資委是控股股東,黑龍江省國資委持有部分股份。


  一家企業能有兩省國資委同時當爹,就像王健林是你親爹,馬云搶著當你干爹一樣,幸福的不要不要的。


  孩子,咱家別的沒有就是有錢,缺錢就問你爹要,你爹沒有你干爹有,你干爹沒有,你叔叔大爺二姑三嬸小姨肯定有,實在不行還有你爺爺。別省錢,可勁造!


  于是就有了文章開頭那一幕,不管投入產出比,不管宏觀經濟形勢,也不用管行業中長期預判,大干快上爭分奪秒,奪取革命生產新勝利。


  生產線?買買買!新基地?建建建!沒有錢?爹爹爹!藥!藥!切克鬧!康忙北鼻來次夠!是誰在唱歌!動次打次!溫暖了寂寞!動次打次……地方國企的rap就是這么有激情。


  可惜僅僅三年,激情的rap就變成了汪峰的悲情搖滾:誰知道我們該去向何處?誰明白尊嚴已淪為何物?是否找個理由隨波逐流?或是繼續前行保持憤怒?我該如何存在?


  國家開發銀行給出了答案:我已經籌措到了足夠的資金,可以幫東北特鋼兌付違約債權。可人家遼寧省國資委選擇保持憤怒:根本不接這個茬,把國開行的臉打的啪啪響。


  為啥有錢東北特鋼都不要?因為這錢是要還的。如果選擇了國開行的貸款援助,就等于選擇了繼續擴大債務,看似解決了眼下的困難,長遠看無異于飲鴆止渴。


  我這種金融民工都能看的明白,省國資委的領導,那更是早就高瞻遠矚、深謀遠慮、明察秋毫、準籌帷幄、智珠內熒、千秋萬載,一統江湖了。


  據多家媒體報道,按省國資委領導的意思,可能是想通過債轉股的方式,度過眼前這場危機:欠的債我就不還了,把企業的股份頂給你。


  這次債權人們的意見相當統一:QNMLGB。


  早上開車上班的路上,我有個習慣是聽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經濟頻道的節目,恰好《經濟之聲》播發了有關東北特鋼債務問題的評論,結尾是這樣說的:“如果各方只想著實現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企業面臨的核心問題就難以決斷。從東北特鋼更長遠的發展戰略看,有取舍才能有突破。目前難題的解決,要從市場的角度、從政府的角度、也要從社會穩定的角度,進行細致解剖并形成共識和可行性方案。”


  一個負債率達到85%、黨委書記上吊自殺、所處行業位于去產能最前沿、多次被最高院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身背數百億債務的企業,居然還能侃侃而談“長遠的發展戰略”,居然還能要求債權方“有取舍”。


  這也就是國有企業,如果民企欠債不還,而且要求債權人為了企業“長遠戰略”“有取舍”,在東北估計早讓人一磚頭開瓢了。


  東北特鋼只是大環境下的一個縮影。作為當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點領域,鋼鐵企業面臨經營困難和產能過剩等多重困境。截止2015年底,中國鋼鐵業負債規模達4.37萬億元,整體資產負債率66.7%。


  但是僅僅十一天前,我看到了另一個報道:


  中新社(湛江)7月15日電 ?寶鋼湛江鋼鐵基地一期工程全面建成,產能產量將迅速提升,經濟效益將更加凸顯。將進一步拓寬湛江工業經濟,可以帶動上下游產業配套發展,項目總投資696億元,鋼鐵產值將達到近千億。


  這個新聞,與三年前的東北特鋼,像不像?


Copyright ? 成都鋼材價格聯盟@2017

意甲联赛参加欧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