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鋼材價格聯盟

【我們】 鋼渣里的“鋼鐵俠”

遼寧省總工會 2020-05-09 06:14:36


就在前不久

“首批”遼寧工匠名單出爐

鉗工、車工、電工等一線產業工人

作為社會發展的主流力量

不僅是企業、工會

在國家層面上對產業工人的發展

都投入了大量在精力

但在聚光燈之外

有一種“非主流“的衍生工種

他們輔助于主流工種而存在

說是輔助,但是危險系數,辛勞程度

卻絲毫不亞于主流工種

如果沒有他們,主流工種難放光彩




在東北,煉鋼工人你絕對不陌生

但在煉鋼工人的背后還有另一群人

他們是“鋼鐵魔術師”

是無名“鋼鐵俠”

是變廢為寶的“熱悶操作工”



提到熱悶操作,大家一臉蒙

咱們來解密個神奇的職業


首先

你要知道煉鋼會產生鋼渣的常識


煉鋼過程添加大量石灰,由于造渣時間較短,

過量的CaO、MgO還未能完全熔化,

就以游離態被包裹在鋼渣中。

鋼渣熱悶處理是在密閉容器內

利用鋼渣余熱.........



沒錯,我和你一樣看不懂

我換個方式說



就是將鋼渣神奇的分離

從鋼渣里得到煉鋼時“掉隊”的鋼鐵

這個神奇的過程

就是“熱悶操作員”的舞臺了


撫順新鋼鐵公司熱悶工段

負責對煉鋼廠六臺轉爐

在冶煉生產過程中產生的

鋼渣進行加工處理



從高爐下來的鋼渣被牽引車運進車間

一盆有十幾噸重,高達700多度

從外表上看

這些剛運來的灰色鋼渣貌似已經冷卻了

實際上這些看似冷卻的鋼渣里

卻包含著大量液態的鋼水

司機師傅根本不敢含糊

駕駛著如此龐然大物

只能謹小慎微的向前“挪動”著步伐

一旦路面有坑包,牽引車稍微顛簸一點

700度的鋼水飛濺出來

滴到哪里哪里就會被燒焦



700度的溫度是什么概念?


這么形容吧

離鋼渣盤一米以內

2分鐘,九分熟

4分鐘,八分熟

.......


熱悶工得頂著這驚人的熱度把鋼索套上

從天車(工廠用的那種大吊車)上垂下來的鋼索

每根重達上百斤,緩緩的下降

套上鋼渣盆,再傾倒進悶熱池


“得找在距離剛好套的住渣盆,并且能拽動的時候,立馬將鎖鏈甩過來,這時機最準的時候,這些個鋼索都得有一百多斤,都快比咱們工人重了。”廠工會的楊干事說。




前方高能預警

前方高能預警

前方高能預警



這是最危險的時刻

我們的拍攝也被強制限制在

距離反應池30米處

700度的溫度存在有大量的液態鋼水

十幾噸的鋼渣傾倒的瞬間

會不定向的飛濺出鋼水

但在傾倒完成的瞬間

工人們得及時沖上去揚灑催化劑

雖然鋼渣已經進入了熱悶池

但是由于存在溫差,鋼水也會隨時噴濺

工人得時刻保持著警惕



熱悶池通過灑水降溫將鋼渣分離

當水遇到高溫的鋼渣時,會瞬間沸騰

產生巨大的水蒸氣

水的最高溫度是100度,水蒸氣的溫度可達300度

如果一不留神,便被水汽灼傷




在熱悶池里反應結束后

挖掘機會將它們挖掘出來

但是機器挖不到的地方就需要人工清理

工人們需要下到熱悶池里

用鐵鍬、榔頭清理池壁

爐內溫度能有50℃(冷卻后)

局部溫度可能會更高


廠辦公室的楊主任打了個很形象的比喻

“就好像把人悶在一個大罐子里,這個罐子在不停的散發熱量,再怎么通風,也還是悶熱悶熱的。桑拿蒸過吧?比那還熱,就在那種環境里,還得穿著厚厚的防護服從事重體力勞動,一次工作只能持續20分鐘,上來休息后再下去。”



即使是寒冷的冬季

池底的溫度也將近40度

爐內有些死角鋼渣非常厚,清理起來十分困難

工人們只能用撬杠一點一點的撬

池子得空間有限

他們只能弓著腰干

一旦碰到爐墻,立馬就會被燒傷

熱悶操作班組是24小時輪番作業

一班干不動了二班上

二班下來三班再上


表層的鋼渣被清理干凈以后

下層的溫度會更高

一次的作業時間只能半個小時

超過半個小時工人會熱到脫水

厚厚的勞保鞋踩上去,立馬就透



高溫、高危、重體力的工作性質

決定了班組里的成員只能是青壯年

惡劣的工作環境沒有把他們嚇到

工人們開玩笑:“就當蒸桑拿了,若不是趕著下批料,

還能在里面多干一會呢!”




做為主流工種的左膀右臂

他們是不可或缺的

他們卻又很難被注意到

面對這樣的群體


我們能為他們做些么呢?


除了五險一金

廠工會為每一名熱悶操作工

都上了意外保險

雖然不希望工人出險,但至少是個保障


除了工廠、工會的“綿綿之力”

熱悶工人的默默付出

為社會的發展作出了堅實的支撐

全社會有責任將更多的目光投向他們

關注像熱悶工一樣的衍生工種


支持將衍生工種申請為特殊工種

特殊工種是指井下、高空、高溫、特別繁重體力勞動和其他有害身體健康的工種。


從事特殊工種提前退休的條件是:男年滿55周歲、女年滿45周歲的職工退休,且其在高空和特別繁重體力勞動崗位工作累計滿10年,在井下和高溫崗位工作累計滿9年,在其他有害身體健康崗位工作累計滿8年(或按文件規定)。


對企業來說,保障制度的完善會吸引更多的工人

一方面保持住了最精良的戰斗力

另一方面又會不持續注入新的活力

為產業的發展注入源源不斷的動力

對工人來說,這算是送給工人們的一種“福利”

可以提前退休,健康也有了保障



相比于世人的浮躁,這群與鋼為生的衍生工種

用辛勤與樸實向我們傳遞著“無名”的意義

在社會的各個角落里

可能還會有很多我們意想不到的苦累

但值得肯定的是

他們在哪里

哪里便會有堅如鋼鐵般依靠


制作 / 朱顯志?

攝影 / 朱顯志?

責編 / 朱顯志

(部分圖片來源于網絡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成都鋼材價格聯盟@2017

意甲联赛参加欧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