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鋼材價格聯盟

有一種干法叫鋼的精煉,有一種活法叫人的精煉

東北特鋼集團 2020-04-19 15:23:24


記憶


時間


交班

精煉

責任


看渣

經驗


規程

質量


經驗

傳承



  在煉鋼廠的諸多工序中,有精煉一詞,使人側目,所謂精煉,精益求精,細活,煉鋼之收尾者也,前序屬于化鐵成粗鋼,屬于“化”,后序屬于澆拉鑄成型,屬于“鑄”,均非冶煉之意,唯有少數爐臺,能以掌電弧之力,控溫準標,輔以百料冶煉之,世人稱之為“精煉”。





  一爐鋼水肚里藏,兩架臺車左右忙,三根電極冒火柱,四方廠區它最忙。遠遠望去,不用描述太多,這就是第一煉鋼廠的精煉爐,也叫LF爐。



  清晨,夜班已過,精煉爐的四個人都沒有著急回家,秉承“交班就是交責任”的煉鋼廠傳統,和往常一樣,大家都盡量延長這個時間,為的就是把活交的清楚,交的明白。因為剛剛收拾完臺車和地坑衛生,哥幾個渾身臭汗,灰頭黑臉,就好像四只剛剛跑完長途的輪胎,戛然而止,散著熱,還帶著味。



  精煉爐甲班的班長小尤,這個滿嘴山東話味的斯文帥小伙,此刻都分不清是什么膚色,他滿頭大汗地說道:“鎳板我們班已經吊好了,料盒有點小問題,不過也修好了,這幾爐生產的鋼種規格很窄,還要求氫、氧含量,并且要造酸性渣,比較難干,要注意看規程……測溫槍、取樣器、鋁粒和增碳劑我們都準備好了,另外……”


甲班班長:尤繼瑞


  每到這個時候,整個精煉爐操作室里的聲音就顯得特別安靜,只有發言的聲音在回蕩,就好像外邊轟鳴的電弧聲和其他雜音都忽然間不存在了一樣。因為大家知道,這就是尊重。




中午,食堂早已開門,還在爐上奮戰的乙班班長阿東,瞟了一眼桌面上被同事帶來的飯菜,好像沒有吃的意思,依舊接著干活。“班長,你先吃點東西吧,聽說你早餐好像都沒吃呢……”“不急,我先把下爐鋼的用料量合計合計……”“哦,對了,用懸臂吊先吊三百四十公斤的鉬鐵吧,先開袋過稱,再轉到加料位置。”

乙班班長:婁東


聽到指令,小伙一個健步就出去了,出門后一路小跑……聽說這里的人好像都挺“怪”,干起活兒來都是帶小跑的,好像都是急性子,但吃飯卻好像都忽然變成了慢性子。

還聽說有人從新廠搬遷到現在都好幾年了,就去過一次食堂,唯獨那次還是飯卡被帶飯的人整丟了,需要自己拿工作證去領。身為精煉爐的他們,從來都是有活忙干活,沒活忙清理,幾袋子飯就這樣堆在了桌角,久久地得不到眷顧。其實大家都知道,這就是責任。



丙班班長 任志強


晚上,主控室里的操作屏上顯示已經過了十點,換做上長白班的人,估計已經開始洗漱睡覺了,但是丙班的這哥幾個,卻人人都拿著煉鋼鏡時不時對著爐門內的鋼水進行窺視,有人好奇,就問班長小任:“里邊不就是紅白色的鋼水嘛,到底有啥好看的?”

“看渣,這段時間加石灰總是發包,鋼渣反應劇烈,部分鋼渣頻繁溢出,鋼渣溢出形成渣殼,打掃衛生是小事,渣況不穩定,影響鋼質量是大事。”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大家回頭豎著大拇指,暗贊道,這就是作風。



又一個清晨,丁班的班長于師傅,已經早早地來到了爐前,雖然年僅四十,但是他已經是四個班長里年齡最大的,也是四個班長中經驗最豐富的,并且連任兩屆公司技能專家。

乙班班長:于忠信


他指著剛剛用鐵棍蘸完的渣樣,對身邊的年輕人說道:“渣色白而發灰,厚度合適,但是微呈發泡狀,剝離時聲音太脆,鋼渣的粘度需要改進……”


“對了,今天要生產11SMn30,這個鋼干的時候一定要看好渣……38CrMoAl,首先要關注Al的加入量,燒損率……有些鋼,合金成分上下限太窄,才兩個點的規格差距,但是不要緊,關鍵在……”


有經驗就是有經驗,常常決勝于千里之外,更難能可貴的是,煉鋼廠總有這么一些人,他們總能毫不保留地把自己的技藝傳授于他人,使寶貴地經驗能有所傳承,他們這是什么?這就是胸懷。


精煉爐的爐長是一位還剩兩年退休的“老精煉”,這個人是出了名的臭脾氣,倔如牛,耿如火,讓他做生意多半得談崩,但是讓他煉鋼,那簡直是如魚得水,越干越帶勁。在他的坐鎮下,精煉爐,這個兵家要塞之地,多年來一直保持著來之能戰,戰之能勝的卓越功績。

常年來,他帶的徒弟已經遍布煉鋼廠大半工序,曾幾何時,就沒見過有什么鋼種能難倒他。老爐長雖性格剛烈,眼里容不得半點沙子,但是大家都知道他是對事不對人。

LF爐長:宋良平


有一次,一位年輕班長憑想作業,當然,沒有按照規程要求就吊包,并且原始記錄也沒有寫清楚,老爐長知道后,氣的蹦高,考核了錢不說,還數落了這個班長好幾天,并且他是每逢交接班就提,不到兩天,所有精煉區域的人都知道了這個事,這年頭一傳十,十傳百,把這個班長臊的一個多月在眾人面前頭都抬不起來,有人問他,“你記恨那老頭嗎?”“什么老頭,那是我的師傅!一輩子都是!”從那以后,這個班長的記錄是寫得最工整的,工作更加細致了,不覺間水平也提升了不少。

這是什么,這就是影響老爐長,雖然頭發花白,但是體格硬朗,不屑于安靜和舒適,覺得在生產一線才有那種說不出來的自在;雙眼明亮,不放注細節與小節,覺得好的鋼質量才是我們精煉人最好的獎牌。這是什么,這就是擔當,他是煉鋼廠眾多最基層干部的縮影。



有一種干法叫精煉,有一種活法也叫精煉。這是我剛剛融入到這個集體中才一個月的新人就已經感悟出的道理。我不會用華麗的辭藻來贊美他們什么,因為再好的詞匯在此時只能顯得太過矯情,唯有直白而踏實的文字才能不虛不偏地勾勒出他們的風采。

什么叫精煉?我覺得精的是做事,煉的是做人,做事要鉆研,要深究,要精益求精,做人要不怕吃苦,持之以恒,要真金不怕火煉。這就是精煉。


來源:大連特鋼煉鋼廠

Copyright ? 成都鋼材價格聯盟@2017

意甲联赛参加欧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