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鋼材價格聯盟

7大鋼企210億利潤“托底”中糧跨界首單試水中原特鋼

高藍國際品牌咨詢 2020-04-29 16:36:40

?



Grand

以國際視角,洞察品牌;
以專業觀點,解析品牌;
以價值共鳴,構建品牌。


7大鋼企210億利潤“托底”中糧跨界首單試水中原特鋼

中原特鋼股控股股東決定對中原特鋼的控股權無償劃轉給中糧集團,這也是中糧在農業相關領域之外布局的首塊上市資產。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018年為我國國有企業混改加速落地的年份,在軍工領域也不例外。

1月22日,中原特鋼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原特鋼”,002423)發布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中國南方工業集團公司已決定,將對中原特鋼的控股權無償劃轉給中糧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糧集團”)。這也是中糧集團在農業相關領域之外布局的首塊上市資產。

一個是食品生產商,一個則是上市鋼企。中糧集團的“跨界”動作,讓業內人士倍感意外。

當日晚間發布的另一份公告,卻似乎可以說明一些問題。南鋼股份(600282.SH)預計,2017年凈利潤較上年同期將增加約28.46億元,同比增加800%。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1月12日至今,更新業績預告的7家鋼企預計去年利潤總額超過210億元,遠超出2016年同期27億元的水平。

隨著鋼鐵股利潤的飆升,估值洼地大幅顯現。以南鋼股份預計的32億元利潤規模,以及23日收盤價計算,PE僅有7.23倍,這一水平甚至低于當日大漲的部分銀行股。

只是在部分機構看來,對未來的悲觀預期限制了二級市場的繼續上行。“去年鋼鐵股的系統性行情,本質上是對估值的一個修復,未來產能空間有限,加上市場普遍存在跌價預期,預計很難再次出現整體上漲。”西藏隆源投資總監蔣競松23日表示。

國資混改加速

2017年10月便停牌的中原特鋼,新東家的謎底終于揭開。公司22日晚公告,控股股東南方工業集團決定將其持有的上市公司67.42%股份,無償劃轉至中糧集團,雙方已就本次無償劃轉簽署協議。

中糧集團同樣隸屬于國資委,兩公司之間的無償劃轉已獲得國家國防科技工業局的批準。“目前需要等待后續公告。”中原特鋼董秘辦公室對外表示,相關信息還不便披露。而本次無償劃轉尚需走程序,并取得國資委、商務部、證監會等部門的審批。若順利完成股權交接,中原特鋼的實際控制人并未變更,仍為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

兵裝集團為中國十大軍工企業之一。2017年初,集團確定了推進軍工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初步方案,選擇了4家下屬單位作為試點,包括在旗下上市公司長安汽車中推行中高管持股試點,并開展軍工資產證券化的研究和論證。

中原特鋼也是其下屬企業之一,主要從事工業專用裝備和大型特殊鋼精鍛件的研發、生產、銷售和服務。公司是國內最早開發石油鉆具產品的企業之一,其中無磁鉆具占據全國60%的市場份額。

雖然屬于特種鋼材,但中原特鋼也受到此前鋼鐵行業的整體低迷影響。自2012年起,公司經營業績連連下滑。財報顯示,2014年到2016年,公司營收分別為12.2億元、9.54億元和8.74億元,凈利潤分別為-4664萬元、-2.13億元和520萬元。

為此,2016年中原特鋼還曾被戴帽。當年,公司將所持兵器裝備集團財務有限責任公司股權5000萬股轉讓出去,收回投資12023.47萬元,成為保殼成功的重要原因。

從2016年三季度起,我國制造業固定資產投資完成規模開始逐漸加速,2017年1-6月份制造業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約8.68萬億元,同比增幅5.53%。鋼鐵行業也逐步回暖。但這些利好并沒有改善中原特鋼的業績狀況,截至2017年9月30日,公司資產總額36.23億元,期內營收7.77億元;凈利潤仍為-1.47億元,降幅達64.22%;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5315.46萬元,降幅達81.42%。

對此,公司解釋稱,部分產品市場競爭激烈,主要原材料采購成本上漲、高潔凈鋼項目未完全達到預期。預計2017年度營業收入同比小幅上升,預計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1.8億元-2億元。

交易另一方中糧集團,也是中國早期推行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改革試點企業之一。今年初集團對外透露,截至目前,已有十四家專業化公司完成混改或實現股權多元化。飼料、酒業、糧谷和紡織將在2018年底完成混改,十八家專業化公司全部實現股權多元化。

中糧“跨界”背后

“中糧集團是一家農業相關的企業。”湖北當地一家券商機構一位行業研究員表示,雖同屬國資委旗下企業,但其業務范圍主要圍繞農業相關產業拓展。

為何選擇將中原特鋼的股權,劃給本沒有鋼鐵業務的中糧集團?

據中糧集團官網消息,2017年集團年營業收入4825億元,利潤總額118億元。換言之,集團整體利潤率僅有2.45%。

反觀中原特鋼,其所在行業景氣度十分驚人。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發現,1月至今更新業績預告的7家上市鋼企,平均凈利潤達到30.05億元,而2016年這一數字不過才3.88億元。另據蘭格鋼鐵研究中心測算,2017年前11個月,鋼鐵行業銷售利潤率為4.99%,較2016年底提升2.36個百分點。

不難看出,若將中原特鋼“改造”成功,未來對集團的業績貢獻程度可見一斑。

雖然從2017年四季度開始,北方地區進入“限產季”,對鋼鐵企業產量帶來一定影響,但是沖擊幅度相對有限。

距中原特鋼不遠的安陽鋼鐵,無疑也受到了限產的影響。但是公司預計2017年四季度單季利潤仍高達5.7億元至7.7億元,降幅相對有限。其他不在“限產區”的上市鋼企,四季度利潤環比則繼續保持增長。

從當前行業運行情況來看,至少鋼鐵行業高景氣度短期內仍將延續。

需要指出的是,要將這一資產盤活,中糧集團也還面臨挑戰。

特殊鋼是鋼鐵材料中的高技術含量產品。上述券商研究員也指出,當前我國特鋼行業競爭激烈,市場供求存在很大的結構性矛盾。其中,低端碳素結構鋼、合金結構鋼等產品產能過剩,但在高端特殊鋼和合金材料研發和制造能力不足,許多高端特殊鋼大量進口。

我國特殊鋼行業企業分為三類:即以寶鋼特鋼有限公司為代表,以高端、高檔特殊鋼和合金材料為主;另一類是以江陰興澄特種鋼鐵有限公司等為代表,產品定位在一些市場需求量大的中、低合金鋼產品為主;此外則是生產一般合金結構鋼和碳素結構鋼等產品為主的企業。

“中原特鋼此前的產品結構也不算很好。”該研究員指出,近兩年,公司雖然減少了研發投入在營收的占比,但上一輪募投項目中,中原特鋼就已著手在高端產品布局。當前,無論是中國還是國外市場,對高端特鋼產品的需求還在擴大,若中原特鋼的產品升級能順利完成,有望在未來的競爭中獲得一席之地。

此外,今年1月12日,中原特鋼發布關于董事、高級管理人員辭職的公告,公司原董事長李宗樵、總經理王志林、原董事金茂紅、蔣根豹和原副總經理陳魯平辭職并已生效。“也就是說,中糧接盤后要重新組建團隊。”上述研究員指出,這種局面下中糧接盤后的管理團隊思路也很重要。

鋼鐵業的兩條主線

“限產將一直延續至3月15日,相當于貫穿整個一季度,同時還會受春節假期因素影響,供給端仍會相對偏緊。”蘭格鋼鐵分析師徐莉穎23日指出。

據她介紹,雖然年初以來,市場價格出現一波回調,但是已經有部分鋼貿商出手采購螺紋鋼等長材進行冬儲,預計在2月初會完成冬儲,屆時市場也將停止交易,“等到交投恢復,也要到今年3月,所以2月份價格不會出現明顯變化。”

雖然考慮到基建投資減速,以及地產投資增速回落導致的鋼材需求下降因素,徐莉穎看淡年內的鋼材需求。但長遠來看,已經壓縮1.1億噸產能的鋼鐵行業,供需關系發生逆轉,即使未來行業景氣度有所下滑,噸鋼生產利潤降至千元以下,其盈利能力仍十分可觀。

423%、800%、1320%……動輒數百的利潤增幅帶來的直接影響是,各家上市鋼企估值洼地出現。

以三鋼閩光(002110.SZ)為例,公司預計2017年利潤為37.34億元至41.97億元,這對應每股收益為2.72元至3.05元。

若以1月23日的收盤價計算,公司PE區間僅有8倍至8.9倍。即使與近期連續大漲的部分銀行股相比,其估值優勢也十分明顯。

只是在部分買方人士看來,低估值并不能帶來股價上漲的理由。

“銀行股的低估值狀態保持了很多年,直至近期才出現階段性上漲。鋼鐵行業的特性,也決定了市場不會給予過高的估值水平。”2017年曾先后操作多只鋼鐵股的蔣競松指出。

在他看來,未來鋼鐵產能去化空間相對有限,促使鋼價和鋼鐵股上漲的主邏輯進而有所削弱,所以年內系統性機會更多將來自于部分下游行業好轉,所帶來對應的細分行業盈利改善的機會。

經過近兩年的連續推進,國內鋼鐵業淘汰產能已經達到1.1億噸,距“十三五”去產能的上限1.5億噸,僅剩下4000萬噸的去化空間。

年內鋼鐵行業的工作重心,也將轉移至遏制新一輪產能擴張,以及推動鋼鐵企業兼并重組兩條主線上。

1月22日,鋼鐵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和脫困發展工作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召開會議指出,將于2018年上半年對“地條鋼”易發多發地區,組織開展一次防范“地條鋼”死灰復燃的專項大檢查,進一步鞏固取締“地條鋼”成果。

中鋼協相關負責人也頻頻表態,將進一步深化鋼鐵行業兼并重組。

按照中鋼協的規劃,加快推進鋼鐵行業兼并重組將分三步走。其中,第一步是到2018年,將以去產能為主,該出清的產能就出清,同時對下一步兼并重組做出示范。

實際上,2017年已經有多個上市鋼企啟動重組,如三鋼閩光便計劃收購三安鋼鐵100%股權,柳鋼股份(601003.SH)1月17日也表示,“不排除未來通過并購等方式豐富公司產品結構。”

加上央企整合、地方國企混改的因素,兼并重組有望持續升溫。這對于鋼鐵股而言,是否又將帶來從行業驅動向事件性驅動轉變的機會?

“核心要落在企業經營層面,若重組難以帶來實質提升,股價上漲也只是短期行為。”蔣競松認為,加上當前市場投資風格轉變明顯,繼續沿用押寶重組的思路意義不大。

免責聲明:本稿來自21世紀經濟報道,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聯系。

Grand

我們堅信“品牌強則國家強,品牌盛則民族盛”,與客戶和伙伴一起live、win、grand,共同創造中國的世界一流品牌,以協助客戶建立卓越品牌為愿景。






Copyright ? 成都鋼材價格聯盟@2017

意甲联赛参加欧冠